某某A

616虫盾铁,anad盾杜铁,ALL铁不逆。

【绮最】撞花灯

那年春分时节,江南花灯之日,绮罗生不过双十年华,恰风华正茂,意气风发,脸上犹带几分少年轻狂。

周礼有言,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

花灯节便是循了这般意思,春时点花灯,可私定终身,不受责罚。但此则久经流转,原意已变。如今的姑娘们会亲手用篾子弯出巴掌大的一盏荷灯,绕红线,题其名,夜时点灯,随波逐流。小伙儿们便在下游等着,取了花灯,可凭芳名寻得姑娘,见上一面。

若好,便可私定终身,若不好,便一拍两散,从此不得相见。

那日清晨,天际微白之时,绮罗生便取了篾子,在四方院里帮绣房的姑娘们弯花灯。绣娘见了,不免笑他多情万千,对每个姑娘都是这般的好。可绮罗生却言自己尚不能一见钟情又何来这风流多情,这绣娘晓得绮罗生向来只信这日久生情,故不喜花灯节,不由掩面嗤笑:“小九儿还是嫩,见得少,才不信这命中注定。”

竹蔑挠首,少年笑言:“好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小九儿孤陋寡闻,这姻缘一说自是不明了,既不明白又为何去那花灯节。”

“就是孤陋寡闻才需见多识广,我今日掐指一算,算得小九能在这花灯节上得一人心。”

绮罗生摇首:“小九不信。”

绣娘撇嘴:“这缘分之事,要是错过了就再也见不着了,你不可惜?”

绮罗生语滞,他此次离家只为寻一心上人,此时绣娘信誓旦旦,若真因此错过便真是得不偿失。绣娘见此,知绮罗生到底是动了心思,不免幽幽而谈:“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负。小九当真不想要?”

长叹,绮罗生一揖,言:“小九愿闻听详。”

如此以来,夜中,月挂树梢之时,绮罗生到底是跟姑娘们一起出门,只不过姑娘们去了上游,他要去的乃是下游,临别之时姑娘们对他频频掩面而笑,绮罗生何等聪明,刹那便明白自己被绣娘诳了,哪来的得一人心,不过是绣庄的姑娘皆倾慕绮罗生,求得绣娘骗绮罗生来这花灯节,求与良人共度春宵。如此想来绮罗生瞬间兴致阑珊,他是真的想那一人心,白首不相负。

可那一人该是何种模样呢?

愁下眉头,喜上心间,嘴角弯弯,剑眉入鬓,绮罗生想应当是那花想衣裳月想容的伊人,又或者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美人,玉扇击掌,绮罗生又觉自己的心上人如何都是好的,谁让那人是自己的心上人呢?

绮罗生如此遐想千万,却是忘记看路,人流熙攘,比肩继踵,前方道阻,后方不退,不留神便生生撞到一个的人上。

转头,对上一双眼。

轻云蔽月,流风回雪,刹那心如重击,耳边雷鸣阵阵,满世繁花,可只有夭夭桃花,灼灼其华,烫的长目无处可落,烧的芳心无处可安,手足四肢一时之间竟半分不得动弹。

“你撞坏了我的花灯。”微嗔,露其不满。

伶牙俐齿俨然万年之间不得开口,早变成了枯石,随着阵阵燥热的狂风四散在空中。古人曾云,倾国倾城,佳人难得,绮罗生读过千遍万遍,此刻才略窥古人一二心境。

“你为什么不回我呢?”那人撇头,目若朗星,齿若编贝,话语之间,小舌隐隐,挠的绮罗生只想亲上去。

“哎,算了吧,想来是一个哑巴,不叫你赔我花灯了。”转身而去,不消片刻便融入茫茫夜色中,不见一丝踪迹。又是一刻,绮罗生方才回神,垂首,掌心一片湿濡,沁透条条乱纹。

他的心上人就应是那人。

绮罗生大喜,可再抬头,却不见那人踪影,想到绣娘白日所言,姻缘错过了便是错过了,以后便是想见也不得再见了,不由悲从中来。悲喜之间绮罗生只觉自己徒然苍老数岁,可一想到是为那人,却又甘之如饴。

定定心神,绮罗生想他总是要找到那人的,这辈子要是没了他,活着也是无趣,需得日日相对才好。顾不得仪态千万,顾不得礼数周全,翩翩公子此时如同乡下粗人,衣冠不整的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昂首远望,只为找那命中注定之人。 

可这花灯节的人着实的多,绮罗生寻了好长时间也不见其人,沮丧之情不觉袭上眉间,几欲落泪,再一转身,又撞一人。

“哎呀,怎么又是你?你怎么了?被人欺负了吗?”

“跟我回家!”绮罗生大喜,扣住那人的手腕,不愿再放开。

“什么?”

绮罗生自觉失态,可又不愿意放手,展扇,半掩其面,遮住那几分的紧张,尴尬和不好意思。

“我身上没带钱,你随我回家我取银子赔你。”

“无事,这没有多少银子,我不要你赔了。”那人摇头婉拒,绮罗生更是着急,就怕这人再消失不见,那可如何是好。

“说是要赔的,我总是要赔你的,你随我回家,我赔你。”

“不用。”

“我家有好多好多的好东西,你想要什么都有,你真的不来看看吗?”绮罗生心不跳面不改色对着他的心上人撒着谎。

那人眼睛一亮:“我听说那江山快手刀法了得,想与他一见,不知你家可有那江山快手。”

绮罗生闻言大喜,忙点头:“我也是用刀之人,平生最爱跟高手过招,近来也想找那江山快手,不如我们一路南去,结伴而寻,如此可好?”

“如此也好。”那人点头,看起来甚是高兴:“我一个人刚来苦境,对诸事万般不熟悉,有人肯陪我也是好的。”

语落,明眸善睐,八彩流转眉间,引的绮罗生阵阵心猿意马,直到有人好奇的撇过头看着他们,绮罗生才觉不妥,讪讪收手,绮罗生言:“再下绮罗生,敢问其名。”

“最光阴。”

——————————————————————————

答应的春节贺文……

还好也就迟到了2个月吧?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