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A

616虫盾铁,anad盾杜铁,ALL铁不逆。

【吞雪】夜市

银鍠黥武现在在夜市,给某个哭成团子的剑灵买糖葫芦。

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银鍠黥武其实很想再来一次夜市的,跟银煌朱武一起来。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某日旁晚,朱武神秘兮兮地对他说:“今天晚上我们去夜市吧。”

“什么是夜市?”只有四头身的黥武眨巴着大眼睛傻傻问道。

朱武想了半天,对黥武说:“很热闹的地方。”

某种程度上,这个答案还算比较靠谱。

“有助于修行么?”黥武接着问道。

“这也算是修行的一部分。”朱武接着编。

既然是修行的一部分,而且是父亲大人说的,黥武自是点头道:“好。”

去夜市要做一番打扮,总不能就这身装扮直接冲到夜市去,至少要扮成“人样”去。

于是朱武跑去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的时候黥武差点没认出来这是他爹。

“吾父呢?”黥武一脸认真问道。

“我就是啊。”

“你不是……!!”

好吧,朱武的变化大了点,从银煌朱武变成朱闻苍日,年幼的黥武认不太出来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我爹呢?”

“我就是啊……”

“你不是!!”小黥武说的悲愤,差点哭了出来。

朱武一看不好,要知道这次他们也算是偷跑出去,要是被别人知道就出不去了。

“这样吧,你跟我一起去夜市,我就把你爹变出来好么?”朱闻苍日扇着扇子,笑的风流倜傥。

黥武撅着嘴,看了朱闻苍日良久,后点头。


苦境的夜市很热闹,朱闻牵着小黥武的手在夜市的人山人海中穿梭着。

黥武那天穿着还朱闻差不多的衣服,小脑袋后系了个小蝴蝶结,正好跟朱闻的凑成大小一对。

一开始黥武是不愿意的,但苍日却说:“父子装有什么不好的?”

黥武听罢,想想跟父亲一样没有什么不好的啊,所以黥武也就老老实实让朱闻在脑袋上系了个小蝴蝶结,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悲愤的哭诉:“你不是我爹!”

当然,某种程度上,黥武没有说错。

穿着奇怪的衣服,在陌生的环境中,黥武很是紧张,牢牢抓住朱闻的手,生怕走丢了。

那怯怯怵怵模样看的朱闻心软,揉揉黥武的小脑袋:“别怕,我不会把你弄丢的。”

过了一阵,也许是习惯了,小黥武的心思活络了起来,指着雪白的东西,问:“那是什么?”

“包子,可以吃的,你要吃么。”

点头,闻起来很香。

“要什么馅的?”

“……”

“算了,每样给你买一个吧。”朱闻合起扇子,走到卖包子地方,买了四五个包子。

黥武呆在原地,抬头是一望无际的天空,跟火焰城的不同,跟露城也不同。

环视四周,各式各样的样,车水马龙,不熟悉的人,不熟悉的物品,再看看,黥武在包子摊前找不到朱闻了。

这一下可吓坏了黥武,定睛再仔细看看,朱闻还在包子摊前,没有消失。

黥武想了下,迈开小腿跑到朱闻身边,扯着朱闻衣服不肯放手,朱闻笑着拍拍黥武小脑袋:“放心,我不会把你弄丢的,来吃包子。”

第一个包子是豆沙馅的,甜甜的,蛮好吃的。

第二个包子是鲜肉蛋黄馅的,也蛮好吃的。

第三个……黥武吃不下去了,于是朱闻就把剩下的包子收了起来,说等到他待会饿了再吃。

在夜市上,黥武看到了小风车,一吹,自己会转的,朱闻买了一个,玩了会儿,递给黥武。

有几个小贩在捏泥人,虽然不怎么像实物但是五颜六色的,也很好看,朱闻买了一个,玩了会儿,递给黥武。

那个亮晶晶的是糖画,据说是用糖稀在烫热的大理石板贴面上画一个图案,再加上一根竹签,过一会就好了。

朱闻看的好玩就问老板买了一个,老板问他要什么图案,朱闻觉得什么凤凰啊龙啊,很无聊,就把黥武往前一推:“来,你来画我儿子。”

不知道是老板听错了还是朱闻说的不清楚了,黥武拿到手上的糖画怎么看都像是是朱闻。

朱闻有些郁闷,垮着脸,说:“我玉树临风,怎么会长成这样?!”

黥武却很开心地说:“蛮好看,蛮像的。”

朱闻更加的郁闷了。

那糖画黥武舍不得吃,想带回去,可惜的是没走几步就被人撞散了,黥武又难过了起来。

朱闻见了便哄着他:“前面还有更好玩的呢。”

黥武好哄,便对此事不怎么不放在心上了。

再往前面走几步,有好多跟黥武差不多大的孩子围着一垛子红彤彤的东西兴奋的叫着。

“那是什么?”黥武问道。

朱闻一脸兴奋的说:“我也不知道啊,你等我买一个回来啊。”

然后朱闻挤进到一群明显比他矮很多的孩子堆中,黥武觉得有些好笑,但是又觉得笑出来好像不太好。

过了一会,朱闻捧着两根红彤彤的东西出来了,给了黥武一根:“这是叫做糖葫芦诶,应该蛮好吃的,你看那么多人都在买。”

黥武笑着接过糖葫芦,红彤彤的,上面撒了点芝麻,舔一下,好甜也好香。

黥武在这边小口小口的舔着,那边朱闻苍日一口下去了半个山楂。

那山楂有些酸,朱闻苍日的脸立马缩成了一团,逗得黥武咯咯直笑。

朱闻抹不下来脸,顿时凶相毕露,张牙舞爪:“你再笑?你再笑我就……”

黥武眨巴眨巴眼睛,等着下文。

朱闻说不下去了,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好,想了很长时间,朱闻道:“你再笑我就……就咯吱你!”

说着便伸手去挠黥武的痒,于是,于是小黥武笑成了一团,冰糖葫芦再次掉在地上,沾了土,不能吃了。

黥武小团子又郁闷了。

朱闻看了,没有法子,又折了回去给黥武买了一只糖葫芦。

再走会,黥武累了,朱闻见了便把黥武背在肩上,

黥武毕竟是年纪小,折腾到这么晚,倦意连绵,不多会就睡了去。

那糖葫芦在不知不觉中裹进了朱闻的头发里,发现的时候已经扯不下来了。

朱武只能用银邪把那撮子头发割了下来,黥武好生难过。朱武揉揉黥武的脑袋:“无事,过一阵子就长回来了。”

回去之后,他们的行迹还是被发现了,被狠狠说了一顿。

朱武一边答应着下次再也不跑出去了,一边背着昏昏欲睡的黥武跑回寝室。

再后来,再后来朱武还是跑出去了,那次走的时候朱武没有带走黥武。

黥武想大约过一阵子他的父亲就会回来了。

结果,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到魔龙被天雷击断的时候黥武终于见到了朱武。

千言万语,总归是想说的什么的。

只是口未开便被封印,多少是有些遗憾的,可是没有关系,他已经等了那么长时间所以也不差这么点时间了。

若是下次再见面,不如去逛夜市?

黥武拿着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如此想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