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A

616虫盾铁,anad盾杜铁,ALL铁不逆。

【吞雪】生病

剑雪无名生病了,他对吞佛说这只是风寒,吃点药就好。

吞佛童子听罢自是不信,摸摸他发热的额头,又切了切脉,确实是风寒。

可风寒不是这么咳嗽的,低低沉沉又时断时续。

他说,你要难过就直接咳出来,不要这样压着嗓子。

剑雪白了他一眼,道,吾无事。说着又是一阵闷咳,听得吞佛撕心裂肺,嘴角抽搐:“你这叫无事?”

剑雪自知说不过,又道:“休息两天就好。”

一天,两天,三天。

梅花坞中药味不散,剑雪的咳嗽没有好,反而变本加厉了,悉悉索索的,要咳出血了。

吞佛终于抓了狂,半是恼怒:“吾去给你去找大夫。”

“吾无事。”

“汝好好的给吾呆在床上,哪里都不要去!”

鸡同鸭讲,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没用。

剑雪看着吞佛离开,无可奈何摇了摇头,乖乖躺倒床上。

病人么总该是要有病人的样子,该走的人走了,自己也就不必逞强了。

剑雪卷曲着身子,拉过被子,身心放松,歇斯底里地咳了起来。

一声一声又一声,听的朱厌心中难过了起来,化出人形,刚想询问下病情来着却看见微微颤抖的背影,心念一转,恨铁不成钢的道:“你非要这样?”

剑雪不答犹自咳着。



吞佛是拖着素还真回来的,切过脉之后,怀素真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道:“只是风寒。”

“恩。”吞佛一脸我知道的表情。

“那你怎么说的好像剑邪少侠马上就要香消玉殒一样?”

“我没有这么说。是你自己想的。”

素还真差点气背过去,眼前这人风风火火赶到琉璃仙境,用一副不能再沉重的表情道:“剑雪出事了。”

这一句惊的素还真丢下手边大大小小事务飞奔到梅花坞,没想到只是风寒。

“是风寒,只是剑邪少侠的身子弱,此病来势汹汹,倒是不好压制。”

素还真说到后面,声音弱了下去。当初一步算错,害的剑雪无名从此病痛不断。对此,素还真是愧疚的。

吞佛亦是想到此节,冷笑的哼了一声,却是不语。

“天意如此,不怨他人。”剑雪靠在床上,瞅着这情景猜到了七七八八,趁着喘息间的空挡,便说出了这么一句。

“你不怨,我怨。”

魔彻底失了优雅,张牙舞爪的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他扭头对剑雪吼道:“剑雪无名,你给我躺下休息。”

又扭头对素还真吼道:“素还真,你赶紧去开药。”

剑雪无名对素还真抱歉的笑了笑:“请见谅。”

素还真点头:“我理解。”


素还真开了一堆药,啰啰嗦嗦说了一堆,随后便离开了。

朱厌自发下山去买药,吞佛守着剑雪,一步也不肯离开。

剑雪披着墨绿色的披风对眉头紧锁的吞佛说:“吾无事。”

“吾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汝会说汝无事。”魔板着脸,看不出什么心思。

剑雪却知晓,到底还是惦记上了,剑雪最怕吞佛惦记上什么,此魔最擅长表面上风平浪静,心中波涛汹涌。

屋外,二月白梅夹杂着春雪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剑雪见了略有些可惜:“今年的雪下的这么大,不知道雪停之后还会有梅花么?”

“等你病好了,若是今年梅花坞的梅不好,我带你去别处。”魔说的轻描淡写。

转移话题失败,剑雪开始苦恼了,接下来要再说什么呢?

想着想着,倒听见吞佛的轻笑:“汝就不要想着转移话题了,汝在想什么,吾都知道。”

剑雪想想也是,自己的那点心思在吞佛面前是不顶用的。

“汝早些休息。”

乖顺点头,钻入被窝,又是闷咳。

吞佛坐在床头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轻轻拍着单薄的脊背,心中暗叹,不过三日又清瘦下去了。

“你不睡?”绿发少年忽而问道。

“你这样,我怎么睡?”

“我会小声一点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剑雪无名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晓,非要惹我生气么?”吞佛的眉头扭的跟麻花一样。

剑雪嗤嗤笑了两声,往被子缩了缩,终是昏昏睡去。

屋外雪花又大了些,朱厌回来之时已是半夜,手中捧着大大小小的药包,飞速闪进了门,不让风雪入内。

“吾回来了。”

“恩。”吞佛头也不抬,低声应道。

豆大的烛火在昏暗中跳动,剑雪嘴角上扬,睡的沉稳,吞佛半依床头,两人十指相扣。

朱厌想问什么来着但看见这样子倒是问不出口了。

低头想了一阵子,又化了回去。人不是自己的,犯不着操心。


第二天,雪停了,剑雪睡的昏昏沉沉,模糊之中觉得有人推他。

“起床,吃药。”

剑雪翻了一个身,缩到被子里,嗓子忽而一下痒痒的,便又咳了两声。

“喝完之后再睡!”吞佛狠狠说着把剑雪从床上挖了起来。

揉揉眼睛,端过药碗,迷迷糊糊灌了下去。药味极苦,让剑雪清醒了不少,四处一望剑雪笑着道:“你今天没有束发?”

吞佛摸摸头发,道:“昨天晚上睡乱了,今天没来得及梳。”

剑雪扯过一缕红发,揉了揉,吞佛见此欲把头发拉回来:“莫要再玩了,更乱了。”

“你这样散发,还真像一剑封禅。”

“哟,要不要我便成一剑封禅来一解你相思之苦。”

“好酸的一句话啊。”尾音上调,略略带了些戏弄的意味。

吞佛吃了个没趣,哼了一声便不说话了。

睨着暗自郁闷的吞佛,剑雪心情好的很,又扯过一缕头发,开始编起辫子来。

“吾说了,不要再玩了。”

“素还真说的没错,你就是心眼多。”

吞佛挑眉,一副我就是心眼多你能怎么办的样子。

“你看吧,你的心就那么大,眼又多,自是每个都小。”

魔恼怒了,拉过暗自偷笑的少年,道:“来,来,来,我给你看看得罪心眼很多又很小的魔之下场。”

说着竟是剑雪的腰间挠去。

“别,我怕痒。”

剑雪慌忙躲开,吞佛不依不饶,没动两下,一口气上不来,又是一阵翻天覆地的咳嗽。

吞佛见了赶紧圈住剑雪,抚摸着颤抖的脊背,下巴抵在肩膀上,语气软了下去,道:“汝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

“吞佛。”

“嗯?”

“我喜欢那个在九滫莲峰陪我十年的人。”

魔听了,嘴角上扬,柔声道:“吾知。”

“所以,汝就不要小心眼了,自己吃自己的醋,当真荒唐。”


……………………………………………………………………………………………………………………

来个EG版的

魔听了,嘴角上扬,一把打横抱起剑雪,向屋外走去。

“你要做什么?”

“有人说,给你喝点水,晒晒太阳,光合一下,病就会好的。”

“……你听谁说的。”

“海藻不就是这么养的么?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