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A

616虫盾铁,anad盾杜铁,ALL铁不逆。

【吞雪】养莲

弃天帝觉得很无聊,支颐小憩,偶尔懒懒的抬抬眼帘,看了一眼污秽的人间而后又阖上了眼。

人类愚蠢而无知,滥用上天的恩赐而不知感恩。

骨节分明的手指有序敲打着在手下漂浮白云,一下,两下,轻袅袅的雾气沾上了指尖,拉出一丝浅浅的的长线,很快消失了。

这样的人类有什么资格能存在于这个世界。

弃天帝蹙了眉宇,想到了某些事,不住哼了一声,心中的不悦之情油然而生。

人间真是太污秽了。

睁开眼,漫不经心的往下界扫了一眼。

异度魔龙早已死去,失了魔源的异度魔界清冷一片,没有丝毫生气,如同死城一般。

于是,弃天帝心中的那份不悦浓烈了几分。

这份不悦不是来自于愤怒,也不是来自于悲哀,而是来自于郁闷。

有些事情明明可以去做,但是却做不得。

弃天帝又往下界多看了一眼,忽而发现天魔池边多了一个红发白衣的魔,他站在那里,似是思索。

弃天帝愉悦的轻笑了一声,来了兴致。

神的寿命实在是太长了,在天与地存在之前,他们就已经活了很长时间,在天与地毁灭之后,他们依旧要活很长的时间。所以,神若不找点事做,这漫漫时光要如何打发?

死神是这样,弃天帝也是如此。

必须要做点什么。

于是弃天帝开了口,即使神识在天界,他还是能与远在异度魔界的魔说话。

“尔在此做何?”口气高傲,带着些许的鄙薄。

那魔微微惊讶,显是没想到弃天帝会与自己说话,但是那惊讶稍纵即逝,魔道:“吾想让异度魔界复活。”

“哦?”

弃天帝的兴致被完全勾起,闷的时间太久了,任何微小的变数都会让他感到欣喜。

“吾想让异度魔界变回原来的样子。”魔又说了一遍,彰显着自己的坚决。

弃天帝低头寻思了一阵,方法不是没有,只是……嘴角微微上扬,毁灭之神道了一个字:“可。”

伸手向虚无的空中抓了一把,翻手一转,如同萤火般的光点凭空出现在掌心中。

“拿你半数寿命来换取这个机会。”

“好。”

神轻笑,手指一勾,红色的光电从魔的身上飞跃而出。魔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喷在地上,胸口疼痛难忍,但却勉力站着。

弃天帝将两个小小的光点重合,而后自己把光点又送了过去,而后告诉魔这场游戏的规则。

对,这只是游戏,赢了可以再一次去凡界,输了也不过是再等下去,这一切对于弃天帝而言都是无伤大雅的。

魔离去。

弃天帝的心情变得很好,眼前那一望无际的云端似乎有了些看头。

再次阖上眼,弃天帝盘算着若再能去凡间应如何如何,心中更加欣喜,想着想着,忽而,他觉得自己刚才所做的一切似乎跟某神很像,恩,真的很像,一想到这里,那点欣喜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了。

冷哼了一声,弃天帝的心情好像比刚才更糟糕了。



吞佛童子用半数寿命从弃天帝那里换来的东西,是一颗莲子。

弃天帝说,这是一颗能让鸠槃神子复活的莲子。

扬眉,吞佛童子低头把玩着那颗莲子,莲子发出微弱的光芒,看起来是如此的弱小不堪,只要一使劲,莲子就会变成粉末。

“鸠槃神子啊……”

吞佛童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吞佛童子是听过鸠槃神子的,印象不深,寥寥数语。

“鸠槃神子,才思敏捷,桀骜不驯。”这是戒神宝典上说的,吞佛来不及去想什么,下面就被命令着:“去杀掉他,只有用他的血,异度魔界才能解开封印。”

吞佛童子自是不会多问什么,他听到命令之后,就提着朱厌就出了异度魔界。

现在想来,一个魔,却被叫做神子,乃属异类,跟他一样。

虽有所区别,但,都是异类。

吞佛想到这里,嘴角上扬,泛出了一丝冷意。

“主人,为什么我们要到这里?”朱厌眨着眼睛,看着漫天大雪问道。

吞佛童子抬眼,惊然发现他到了九峰莲滫。

低头敛目,想了片刻,也罢,九峰莲滫也不是不可以。

“养莲。”吞佛童子如此答道。

朱厌听了,又眨眨眼睛,看着吞佛手中的那颗莲子,又问道:“会养出个剑雪么?”

吞佛童子一瞬间乱了步调,腹部似乎在隐隐作疼,苍白的手不自觉覆住了早已愈合的伤口,很疼。

吞佛童子想,他是忘了,忘了剑雪无名是鸠槃神子的转世。

或者说,他想忘了剑雪无名。

忘了剑雪无名,吞佛童子依旧是吞佛童子,不曾改变过。

“不知道。”吞佛童子是这么回答剑灵朱厌的。

他确实是不知道,若是养出个鸠槃神子还好,若是剑雪无名……

魔叹息。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