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A

616虫盾铁,anad盾杜铁,ALL铁不逆。

【吞雪】粽子

端午节快到了,初夏的阳光暖暖的,梅花散了,寻遍枝头不现梅,按照剑雪无名的话说就是花季过了。

剑雪对此是有些失落,吞佛见了便道:“上次素还真来的时候邀请我们去过端午的,你若是想去吾陪你。”

剑雪点头:“若你去吾就去。”阿

吞佛低头略想:“那就去吧,你整天闷在屋子里也不好。”

于是吞佛丢了封信给素还真,龙飞凤舞了一个字,去。

素还真看得手抖,送信的朱厌一脸正经道:“主人向来如此,请多谅解。”


端午之习俗各地均有不同,但是百变不离其中,重点无非就是吃粽子,看龙舟。

至于兰汤沐浴,佩艾虎,挂艾草,戴长命,吞佛剑雪自是不感兴趣,繁文缛节麻烦的紧。

不过素还真说,这澡可以不洗,东西可以不带,但是这个雄黄酒是要喝的。

剑雪问为什么。

素还真笑眯眯地说:“可以驱邪除魔。”最后两个字是蹭着牙根磨出去的。

剑雪说吾不饮酒。

素还真说这个喝一点没有事,过节风俗而已。

剑雪想了想,忆起了过往的某些事某些人,于是很给面子的喝了一杯。

浓烈的酒味穿肠而过,激的剑雪眉头紧锁,道:“难喝。”

吞佛冷笑:“汝不是不喝酒的么,难不成汝就这么想驱邪除魔?”当然,最后两个字也是蹭着牙根磨出去的。

朱厌听了当场笑到了地上。

剑雪无名一脸迷茫,吞佛见了气不打一出,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素还真忙不迭递出一杯酒,对吞佛说道:“来,你也驱驱魔。”

叶小钗叹了口气:纯属幸灾乐祸,火上添油。


众人入内,屈世途拿出早就备好了各色食材与大把洗净的艾叶,美其曰,粽子要是自己裹的才好吃。

素还真拂尘一扬,道,好友啊,吾不要吃最好吃的,吾只要吃好友你包的就可以了。

谈无欲听了凤眼一瞪:“谁是你好友?!”

素还真听罢,摸摸鼻子,倒退三步,扔下拂尘,乖乖抽出一条艾叶老老实实裹起来了粽子。

吞佛冷笑,心情不错。

素还真见此又道:“吞佛少侠怎么不包粽子啊?”

“吾不会。”

“那就学啊。”素怀真满脸兴奋,吞佛顿时觉得素饼子的脸好像变的更大了,更想用朱厌切下去了。

本欲扭头就走,但是扭头的时候却看见剑雪认认真真的在跟谈无欲学裹粽子。

嘴角一个抽搐脚也迈不开了,素还真笑眯眯地说:“吞佛少侠,要不要跟劣者学裹粽子。”

“不要。”

“那你要跟谁学。”

吞佛扫视四周。

当眼睛扫过屈世途时,屈世途的手颤了颤洒出半把糯米。

当眼睛扫过谈无欲时,谈无欲和剑雪都认真的裹着粽子谁都不理他,

当眼睛扫过叶小钗时,猛然发现朱厌眼巴巴的盯着叶小钗。

“汝在做甚。”吞佛敲敲朱厌的头。

“看阿公裹粽子。”

“那么多人为何只看他一人?”

“因为只有那是个肉粽子!”朱厌抱着额头可怜兮兮地说道。

剑雪无名吃素,而吞佛则是吃素吃肉都是可以,若是哪天真要想吃肉,去山下买点便可,剑雪不会非要求他吃素。

所以两人不做荤菜。

但是朱厌就不一样了,每顿无肉不欢,经常偷偷出去打点兔子山猪做烧烤。

可惜他的烧烤技术不过关,烤出来的东西怎的一惨字了得,这点吞佛是领教过的。

现在有人给他做肉粽子他自是求之不得。

叶小钗也是好脾气,看见朱厌眼泪汪汪的盯着肉粽子便一笔一划的写给他:你若是想吃,都是你的。

“就跟劣者学吧,大家都很忙。”

吞佛看着素还真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盆冷水浇了下去:“吾天资聪慧,用看的即可,无需汝的帮助。”

其实裹粽子倒也不是那么难,在裹了几个明显不是粽子的粽子之后吞佛童子终于裹出几个明显是粽子的粽子。

略有些得意,扭头看看剑雪。

剑雪此时已经裹出了一堆粽子,用红色彩绳的绳子系成串,红绿相间,煞是好看。

太阳逐渐爬高,空气灼热了起来,让人心浮气躁。

吞佛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剑雪向来怕热,此时应是受不住,找片阴凉之地闭目养神,怎么还在太阳底下裹着粽子。

下意识的,吞佛唤道:“剑雪?”

剑雪呆呆站在原地,机械的裹着粽子。

“剑雪无名!”

头偏了半寸,目光缓缓落到吞佛的身上,像是在思考什么。

这一刻吞佛慌了,丢下粽子一个箭步跨了过去。

下一刻发生了一件吞佛死也想不到的事情,有什么温润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唇,半热的身子在自己的怀里蹭了蹭。

两只手臂无力地搭上了吞佛的脖子,剑雪脸颊微红,在吞佛耳边讷讷说道:“热。”

“啪”“啪”“啪”三个粽子掉在地上,不对,叶小钗的那个是直接摔到朱厌的头上的。

谈无欲的那个倒是好好的握在手里,月才子睨着目瞪口呆的三人加一把剑灵道:“昔者孔圣人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梅香和着淡淡的酒气让吞佛迷了眼,乱花渐欲迷人眼,青丝红颜迷人心。

鬼迷心窍的吞佛童子拥着剑雪无名找不到东南西北与西北东南。

半响,反应过来,拉起粘在身上的人,道:“汝到底怎么了?”

“这儿凉。”剑雪喃喃说着又粘了上吞佛。

吞佛体温向来比较低,每当天热难耐之际,剑雪是喜欢在呆在吞佛身边的。

倚在魔的身上,丝丝凉意从柔软的布料中渗了出来,驱走些夏日焱气,说不出的舒服。

谁说夏日无梅,剑雪一睡午觉,吞佛就觉得自己抱了一团梅花,梅花幽香,沁入心扉,恨不得捉几瓣下酒才好。

只是剑雪不会主动贴过来,若不是某次被吞佛看穿,又死皮赖脸硬拽着他,剑雪是怎么也不会让吞佛抱着睡午觉。

心机魔的心思转了十七八个弯,在考虑了一切未知与已知的事物后,他嘴角上扬,道:“汝该不是喝醉了吧。”

剑雪不答,犹自抱着吞佛不肯放手。

若是知道此人饮酒会如此,或许早就该拐的他去饮酒,吞佛如此想着,转身把剑雪负在背上。

“怎么了?”剑雪迷迷糊糊问道。

“回家。”

“吾给你裹了红豆粽子也一并带回去吧。”

“恩。”

无视了众人视线,吞佛童子负着剑雪无名外加两串粽子悠哉游哉的走了。

叶小钗看看朱厌,朱厌看看肉粽子再看看那两人的背影,狠狠心道:“吾留下来吃粽子!”

叶阿公笑了笑,拂去红发上的糯米,拍了拍别扭的孩子。



剑雪醒来之时只觉得头昏欲裂,吞佛冷笑着告诉他这个叫做宿醉未醒。

“你心情不好。”

“是,从昨天开始就很坏。”

“那我走。”

“你走吧,但走之前把早饭吃了。”吞佛气定神闲拉过剑雪道:“粽子蒸好了。”

推开柴扉,石桌上端端正正摆好一盘香气腾腾的粽子。

艾叶清香加着糯米的甜味叫剑雪觉得腹中空空,昨日一日未食,现在真是饿了。

捏过一个粽子,解开绳子,咬了口,发现不对,道:“这个不是吾包的。”

“是我给你裹的绿豆的。”

“那我的红豆粽子呢?”

“自是我吃的。”

吞佛说的理所应当,剑雪听的百般无奈。

“绿豆粽子好吃么?”吞佛问道。

“不错。”

“让我尝一口。”其实盘子里还有一堆粽子,吞佛却不去拿,笑吟吟的看着剑雪。

遇人不淑,交友不慎,剑雪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粽子递了出去。

“我不是要这个。”

剑雪又是一阵迷糊。

“我说的是,让我尝一口。”最后两个字是才是重音所在。

没有等剑雪反应过来,吞佛已经欺身而近,重重吻下,灵巧的舌探入因吃惊而微张的口。

一时间,湖蓝色的眸子中再无它物,只有漫天曼珠沙华。

柔软的物体滑过牙龈,碾过上颚,又深深探了进去。

咬了一半的粽子掉落在地上,滚了两滚,沾上了灰尘,然后被不知从哪来的羊给叼走了。

良久,吞佛起身,抹抹嘴,脸色无异,正儿八百地说道:“味道不错。”

“汝!”剑雪窘的脸开始发热,浑身微颤,说不出一句话来。

“吾如何?”

剑雪说不出吞佛如何,只是隐约觉得白天如此甚是不好。

粽子掉地,什么都没有吃到,伸手准备再拿一个粽子,伸到半截又被吞佛捉住,一扯一拉,剑雪便被打横抱起。

“汝要做什么!”剑雪大惊失色,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

这个预知来的晚了点。

吞佛邪笑而答:“食色,性也。”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过了,不过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春天才可以做,一日之计在于晨,现在正好是早上。

昔者孔圣人云,孔圣人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周礼有言,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

告子曰,食色,性也。

评论(1)

热度(18)